浬浦资讯网

薛在银:戏泉弄墨,书善若水

China.com山东省2019.9.21我要分享

薛在银,江苏扬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他目前是文化部高级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艺术创作交流中心创意委员会副主任。人民协会,山东省书画院副院长,济南空军书画院副院长。院长,山东环境保护基金会书画院副院长。

有句老话“君子如水”,我与书法家薛在寅的两次交往都是因为水,这是因为君子因水而转。只是这水不寻常,是泉城的泉水。他两次陪同我参观了济南的护城河和大明湖,这个湖的水是公众聚集的地方,自然是不同的。他的工作与水有关,他的爱好与水有关。前者是泉水,后者是墨水。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了解了水的优点,他意识到这本书植根于水。通过水路,我知道书法的美。

有了这些见识,就有一种追求和表达,而书法具有水的敏捷性和新鲜感。在银书法中不是“黄河之水,冲向大海不会归来”,不是“飞下三千尺,怀疑银河系跌倒了九天”,而不是“风雨如磐,震撼人心”岸上卷起数千个“雪堆”不是“长风破浪”,而是“小桥流水”,他喜欢去济南的凤峰桥,喜欢去曲水。泉城阁楼,欢乐的春天,宁静的人们,街道和街道,都启发了他,并给他带来了灵感,以水为师,“不时学习”,十年如一日,永不疲倦仅仅看水上的戏,不管“我回头看,那个人都在昏暗的灯光”这句话的出现,而且那个人的明矾很受欢迎。薛先生的书法给人以水的感觉。因为银墨水注入了泉水的灵性和纯度。

宋代诗人黄庭坚的《济南如江南,湖山水清》,金代诗人袁浩问“杀济南山水,做济南人的好心”,是薛常写的诗。宰音,因为这些经文表达了住在济南的书商的声音。当时,我们在大明湖乘船游览。他轻轻地吟了一首诗:“为什么要问我在哪里避免蒸,西湖十处闪闪发光。鱼里满是新浪,鸟儿却步千步。”彩虹的腰部微弱地松开了桥,而匕首砸碎了这幅画。最好的夜晚是凉爽的,月亮是美好的,紫莲花的气味听着春天的声音。这是宋代诗人曾功在大明湖济南的时候。夏季风光《西湖纳凉》。我也喜欢这首诗,所以让薛先生为我写了一幅画。他用一块四英尺长的宣纸创作了一种墨水,这种墨水既清新,明亮又好玩。如果龙井茶是用沸腾的泉水制成的,那就很难说了。

薛与水和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家乡是江苏省扬州市,细长的西湖总是使他的梦想成真。每次他谈论瘦西湖时,他总是很激动。我可以与他产生共鸣,因为我也深深地爱着Slender West Lake。我记得那年的烟花降落到扬州,乘着小船在细长西湖上轻轻摇曳。心弦演奏了音乐。 “瘦”这个词虽然不如西湖,但比西湖小,但突出了它的兴趣。船很长,感觉很晕。导游的解释也冗长而微弱。它使人们感到西湖的美景不好。现在我看到银色的书法,总是想着细长西湖的“瘦”字。它很苗条,它很苗条,它很苗条,而且很苗条。我欣赏银色书法中的“瘦”,仿佛欣赏了细长西湖的“瘦”。杨贵妃既胖又动,在银皮书上又瘦又动。您面对自己,并且自我解释。

水是一件好事。可以大或小,可以高或低,可以深或浅,可以咸或轻,可以是圆形,可以紧急。这是一种节奏,不急于从屋檐掉落到石阶上的水滴。水真好!孔子有“水之智者”,老子有“水之善”。 “水山里人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受益于一切……这就是几句话。好土地,好心,善良,诚信,善政,美好事物,美好时光。”如果您想善于用水,恐怕人们需要优质的水。

我在银书中读到了《义治》中薛君的闲暇。如果水是清澈的,如果人们是安静的,在银色的书法中,文字就像人。 (管斌)

收款报告投诉

薛在银,江苏扬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他目前是文化部高级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艺术创作交流中心创意委员会副主任。人民协会,山东省书画院副院长,济南空军书画院副院长。院长,山东环境保护基金会书画院副院长。

有句老话“君子如水”,我与书法家薛在寅的两次交往都是因为水,这是因为君子因水而转。只是这水不寻常,是泉城的泉水。他两次陪同我参观了济南的护城河和大明湖,这个湖的水是公众聚集的地方,自然是不同的。他的工作与水有关,他的爱好与水有关。前者是泉水,后者是墨水。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了解了水的优点,他意识到这本书植根于水。通过水路,我知道书法的美。

有了这些见识,就有一种追求和表达,而书法具有水的敏捷性和新鲜感。在银书法中不是“黄河之水,冲向大海不会归来”,不是“飞下三千尺,怀疑银河系跌倒了九天”,而不是“风雨如磐,震撼人心”岸上卷起数千个“雪堆”不是“长风破浪”,而是“小桥流水”,他喜欢去济南的凤峰桥,喜欢去曲水。泉城阁楼,欢乐的春天,宁静的人们,街道和街道,都启发了他,并给他带来了灵感,以水为师,“不时学习”,十年如一日,永不疲倦仅仅看水上的戏,不管“我回头看,那个人都在昏暗的灯光”这句话的出现,而且那个人的明矾很受欢迎。薛先生的书法给人以水的感觉。因为银墨水注入了泉水的灵性和纯度。

宋代诗人黄庭坚的《济南如江南,湖山水清》,金代诗人袁浩问“杀济南山水,做济南人的好心”,是薛常写的诗。枣因,因为这些经文表达了住在济南的书商的声音。当时,我们在大明湖乘船游览。他轻轻地吟了一首诗:“为什么要问我在哪里避免蒸,西湖十处闪闪发光。鱼里满是新浪,鸟儿却步千步。”彩虹的腰部微弱地松开了桥,而匕首砸碎了这幅画。最好的夜晚是凉爽的,月亮是美好的,紫莲花的香味听着春天的声音。”大明湖以前被称为西湖。这是宋代诗人曾公在大明湖济南的时候。夏季风光《西湖纳凉》。我也喜欢这首诗,所以让薛先生为我写了一幅画。他用一块四英尺长的宣纸创作了一种墨水,这种墨水既清新,明亮又好玩。如果龙井茶是用沸腾的泉水制成的,那就很难说了。

薛在银与水有不解之缘。他老家是江苏扬州,那瘦西湖总是让他梦牵神绕。他每每谈到瘦西湖,总是那么动情。这,我与他是能共鸣的,因为我对瘦西湖也是一往情深。记得那年烟花三月下扬州,乘一叶小舟,轻轻地荡在瘦西湖上,心弦便弹奏出隽永的乐章。这里虽不如西湖浩渺,却比西湖小巧,那“瘦”字便凸显其意趣。小船悠悠,情思幽幽,那导游的讲解,也悠悠,幽幽,叫人顿感瘦西湖人天美景不胜收。如今我看到在银书法,总想到瘦西湖的“瘦”字。瘦得有韵致,瘦得有风采,瘦得有精神。我欣赏在银书法的“瘦”,好似欣赏瘦西湖的“瘦”。杨贵妃肥动人,在银书瘦动人。贵在有本来面貌,贵在是自性流露。

水是个好东西。可大可小,可高可低,可深可浅,可咸可淡,可方可圆,可急可缓。就是不急不缓地从屋檐上滴到石阶上的水滴,也自有一种韵律。水真好!孔子有“智者乐水”,老子有“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若要书善若水,恐怕需要人善若水。

我从在银书的逸致中,读到薛君人的闲情。若水澄澈,如人虚静,在银书法,字如其人。(管 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