浬浦资讯网

养生馆转让网上留手机号五星酒店约见被骗25万

记者聂玉昌

刘娟在九龙坡开了一家健身俱乐部。去年7月,她在互联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要求转让健身俱乐部,并留下了手机号码。出乎意料的是,这些信息吸引了一个骗局,使她白白损失了25万。

信息传递两个月后,刘娟接到了广东惠州的电话。另一方声称是杨辉,并打算接管健康俱乐部。

去年9月21日,杨辉来到重庆,要求她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签署协议。

刘娟如意来到酒店9011间客房。不久,房间电话响了,说昨晚住的客人把名片留在了房间里。

不一会儿,男子“梁瑾”进来寻找名片,但没有结果。梁进说,他将蜂毒从云南交易到重庆和香港买家。由于手机丢失,因此无法联系。现在,蜂毒只能以每毫升950元的价格卖给重庆的一家大型制药集团。

他还从袋子里取出了蜂毒,并将电话号码留给了刘娟和杨辉。 “如果香港客人回来,他们将被移交给另一方。”

过了一会儿,梁瑾说“香港人”确实来到了9011室。与此同时,他打了电话,刘娟和杨辉只是听说香港人想在蜂巢买蜂毒。每毫升售价1400元!

在杨辉的建议下,刘娟决定先购买蜂毒,然后再将其转售给香港人。

两人立即联系梁进,并很快寄出了1毫升的样本,并同意以每毫升1000元,600毫升的价格,共计60万元,在2小时后兑现了交易。

获得样品后,他们与香港人联系以检查货物。香港人留下了1300元,拿走了蜂毒的样本。

两人进行了很好的讨论,刘娟带入了30万,剩下的30万从杨辉那里借了出去,但刘娟只借了25万。就在刘娟打电话给丈夫寻求帮助时,杨辉慷慨地说,但他有一个条件,即他的30万存款必须由银行负责人签名才能提取。他建议用刘娟的25万作为保证金。

不多想,刘娟就给杨辉25万现金。

但是当她带着所购买的蜂毒到达指定地点时,“香港人”消失了。当他们赶回旅馆时,杨和梁都消失了。她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我们昨天从九龙坡警方获悉,杨辉,梁进和“香港人”吴波已经被捕。经过测试,所谓的“蜂毒”只是劣质蜂蜜和绿色化学原料的组合。 (文字中的字符是化名)

酒店|转让|健身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