浬浦资讯网

广州将编写儿童用药指引

▲儿童对药物使用有严格要求(图/记者邱荣威)

药物使用依赖于抓拍,使用“依赖于猜测”,这是许多家长在给孩子用药时遇到的困扰 《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2017年)》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国家药物不良反应监测网络从医疗机构收到了份与0-14岁儿童有关的报告,其中包括许多患有肝、肾和神经系统损伤的儿童。 因此,他们的家庭承受着沉重的负担和痛苦的教训:儿童不是成人的“简化版”,儿童需要儿童药物,这可能会影响儿童的一生。

“广州市政协民生实践咨询平台有事可谈”将于2019年第四阶段重点关注“保障儿童用药安全”。在咨询期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员建议广州可以制定《广州市儿童用药安全服务指引》来指导儿童就医和用药。 广州市卫生委员会表示,将组织编写家长安全用药宣传手册,指导医院做好指令外用药指导工作。

现状:2016年儿童药物短缺仅占1.7%

。儿童药物不良反应的严峻形势背后是儿童药物短缺的现实

广药集团生产多种儿童药品,但在广药这样的产品中,覆盖儿童药品的制药企业只有30多家,而中国有4000多家制药企业。 《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显示,目前我国患病儿童人数占疾病总数的19.3%。在现有的3500多种药物中,只有60种是儿童专用的,仅占总数的1.7%。

尽管近年来,我国在儿童药物的研发、审批等环节频繁出台优惠政策,但市场份额有限、应用范围窄、剂量小、利润低等因素使得大多数制药公司仍然不愿涉足儿童药物领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白云山钟毅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苏碧茹表示,愿意让孩子成为实验研究对象的家长数量有限,是儿童药物研发困难的主要原因。 此外,全国有742个有资格进行药物临床试验的机构,其中只有大约10%是专门的儿科机构。

随着儿童药物制造商的减少、特殊药物的减少和合适剂型的减少,更有必要在父母、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中控制儿童药物的安全性。

焦点1:谁将通过“猜测”来指导吸毒的父母?

因为父母经常会得到儿童自行决定减少的成人药物,所以只能用手或用刀切断剂量。在大多数药物说明书中,有三个关于儿童患者用药注意事项、禁忌症和用药方法的信息缺失且不清楚。含糊不清的表述,如“儿童自行减少”或“听从医生的建议”经常被用作剂量指南,不准确的信息使父母“凭猜测”使用药物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广州市妇幼保健中心眼科主任向道曼说,“儿童不是成年人的瘦身体。如果使用药物,有一个非常严格和正式的给药方法和途径。" 我建议广州可以起草一份文件,比如《广州市儿童用药安全服务指引》 "

他说,这套指南的目的首先是指导儿童在具有儿科资格的正规医疗机构就医,并提醒儿科医生根据药典正确使用儿童药物。它还可以指导社会上的商业药店按照规定配备合格的药剂师对处方进行检查,以防止因处方错误而给儿童带来用药风险。对于已接受药物治疗的家长,指南还可以提示他们严格按照医生的建议正确使用儿童药物,并提醒家长小心使用儿童非处方药。

对此,广州市卫生委员会副巡视员胡文魁表示,广州市卫生委员会下一步要做好四个方面的工作:第一,加强儿科医生的培训,提高诊疗水平;二是加强临床药师培训,开展个体化药物治疗和处方点评,促进合理用药;三是组织编写家长安全用药宣传手册,指导安全用药;四是指导医院做好指令外用药工作

焦点2:如何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能力?

据了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4岁以下儿童门诊处方约占中心处方总数的10%,偏远农村地区乡镇卫生院的比例更高。 因此,建设儿童医生甚至社区医院全科医生的安全用药能力尤为重要。

天河区塘厦街社区服务中心每月提供两次家长学习班。除疫苗接种知识外,该课程还包括儿童健康知识教育,并将分发健康知识小册子,以提高父母合理和安全用药的质量。

中国政协委员、天河区塘厦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周莹表示,目前基层医疗机构医生尤其是儿科医生短缺是最大的问题。 “我们中心的儿科由一位退休的老专家每周四天护理 许多因素,如基层发展有限空、社会认同不足和待遇低,导致基层医务人员长期短缺。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教育、科学、教育、卫生和体育委员会副主任易夏虹建议通过各种渠道加强儿科全科医生和护理人员的培训。同时,应完善“岗位津贴”分配制度,鼓励更多的工作和更多的收益,充分发挥医药协会的作用。应采用分级诊断和治疗、远程医疗和专家坐诊来改善医疗服务

胡文魁回应称,今年,委员会与伯明翰大学、中山一医院、市一医院、市妇幼保健中心共同发起了“广州伯明翰全科医生(家庭医生)医学会项目”,以提升家庭医生合同制服务的高质量。 在药品衔接方面,将统一药品清单,通过建设医药组合、试行药品集中采购或采购后由重点医院和上级医院使用药品来解决药品衔接问题。

海珠区卫生局副局长栾余明表示,目前海珠区依靠医疗协会的建设,将初级儿科服务与各大医院的专科服务有效联系起来,并在二、三级医院建立初级儿科全科医生与儿科专家的联系机制。

焦点3:如何在儿童药物管理中使用“互联网附加服务”?

目前,广州市妇幼保健院已经建立了闭环管理系统,从现代信息技术管理入手,全程监控药品,全程跟踪数据,对药品订单进行闭环管理。

香岛满说,先进的信息系统建立后,药品管理的全过程都可以监控。该系统还建立了合理用药的知识库,将用药与儿童患者的生理状态联系起来。当医生开药和药剂师审查处方时,会有各种智能提示(如过敏信息提示、儿童公斤体重剂量提示、用药过量提示和儿童残疾提示),从而减少用药错误。

广州市卫生委员会副巡视员胡文魁表示,今后,市妇幼中心在药品管理方面的经验将纳入广州市国家卫生信息平台药品监管体系,统一考虑,及时推广。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市委委员、海珠区人大常委会财经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刘芳芳专注于零售药店。她建议市场监管和卫生部门进一步加强联系与合作,探索通过信息技术加强医疗机构与零售药店之间儿童处方药信息交流的可行性,确保处方药有其来源、指导和指引。

广州市市场监督局副局长张嘉宏表示,在药品信息管理方面,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部署要求,该局将继续督促企业建立药品追溯体系,履行主要职责。同时,省市药品监管部门建立了药品流通监管信息系统,要求药品经营企业定期将药品购销和储存数据上传至系统数据库。目前,全市药品经营企业已基本实施药品可追溯性管理 如果执法人员在日常监控中发现问题,他们也可以及时跟踪毒品的来源和流向。 (记者龙坤、廖文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