浬浦资讯网

胡仁宇:将个人前途与国家命运紧密相连

2019

[最美丽的奋斗者]

《光明日报》记者陈海波

1949年,年仅18岁的上海交通大学大二学生胡仁玉申请了从电气系到物理系的专业。他认为,刚刚诞生并将迎来大建设的新中国需要更多的科学人才。次年,他转到清华大学物理系。在激情燃烧的时代,每个人都希望将贫穷落后的旧中国转变成美丽的新中国。胡仁玉的想法也很简单:他的未来必须始终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

1952年,胡仁玉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进入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在这里,高级科学家为胡仁玉打开了核科学研究的大门。他们教授了胡仁玉刚入学的年轻人的核物理,量子力学等方面的知识,并进行了与核物理有关的实验教学。胡仁玉真的开始接触核科学。此后,胡仁玉被分配到实验组,开始从事核技术研究实验。许多科学发现和技术发展都是基于实验的,核科学和原子弹的发展也是如此。

1956年8月,胡仁玉去苏联科学院莱比锡物理研究所攻读研究生。 1958年7月,胡仁玉回国时,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兼核物理学家钱三强告诉他:不要回苏联学习,请立即向第二机械部报告。和第九局。当时,第二机械部负责中国原子能工业的建设和发展,主要任务是发展核武器。

胡仁玉?新华社

胡仁玉来到第二机械部第九局,接受了一项任务:与王方鼎一起建立中子物理和放射化学实验室。当时,苏联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协议,协助中国发展核武器。但是,美好时光并不长。 1959年,苏联撕毁该协议,中国只能“自己动手,从头开始”,依靠自力更生发展原子弹。

在王宜昌,朱光亚,何泽辉,刘云斌,胡仁玉,王芳顶,赖祖武等老科学家的指导下,带领一群青年大学生日夜从事科研工作,时间更短,成本更低。高效率地建立了中子物理和放射化学实验室,完成了中子源的制备,脉冲中子的测量和临界质量的确定,在成功完成原子弹试验之前应在该领域开展的工作。

1963年,根据原子弹试验的实际需要,胡仁玉和许多科研人员搬到了青海的核试验基地。胡仁玉及其同事开发的核心部件已成功组装到中国的第一枚原子弹上,为第一枚原子弹的核爆试验提供了保证。在成功进行核弹爆炸试验后,胡仁玉和唐小伟等人参与了中国第一枚氢弹的研制。其中,胡仁玉在核爆炸附近核查和执行困难的技术解决方案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胡仁玉参加了十多次核试验,并组织领导了其中的六项。根据国家的需要,他和他的同事如期完成了保质保量工作,满足了近场物理测量理论设计的要求,以确保每次测试。成功的贡献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功。他与专业团队一起在核技术研究实验中积极引用了新技术和设备,开展了新的测试方法,并不断改进了测试技术,为中国核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但是,胡仁玉认为,核试验是一个复杂的大型科学系统项目,工作的各个方面都是“紧密结合的”。 “像木桶一样,即使有缝隙,木板也很短。”这种大型科学项目“一个人不可能做任何事情”,但是要实现集体奋斗和协作研究,“我刚刚完成了我的职务”。

回顾自己的生活,胡仁玉感到非常满足。他实现了他以前的愿望,即把自己的未来与国家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他说:“能够参加像国家这样的职业,这种生活至少不会活着。”

《光明日报》(2019年9月27日?04版)

[最美丽的奋斗者]

《光明日报》记者陈海波

1949年,年仅18岁的上海交通大学大二学生胡仁玉申请了从电气系到物理系的专业。他认为,刚刚诞生并将迎来大建设的新中国需要更多的科学人才。次年,他转到清华大学物理系。在激情燃烧的时代,每个人都希望将贫穷落后的旧中国转变成美丽的新中国。胡仁玉的想法也很简单:他的未来必须始终与国家的命运紧密相连。

1952年,胡仁玉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进入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在这里,高级科学家为胡仁玉打开了核科学研究的大门。他们教授了胡仁玉刚入学的年轻人的核物理,量子力学等方面的知识,并进行了与核物理有关的实验教学。胡仁玉真的开始接触核科学。此后,胡仁玉被分配到实验组,开始从事核技术研究实验。许多科学发现和技术发展都是基于实验的,核科学和原子弹的发展也是如此。

1956年8月,胡仁玉去苏联科学院莱比锡物理研究所攻读研究生。 1958年7月,胡仁玉回国时,第二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兼核物理学家钱三强告诉他:不要回苏联学习,请立即向第二机械部报告。和第九局。当时,第二机械部负责中国原子能工业的建设和发展,主要任务是发展核武器。

胡仁玉?新华社

胡仁玉来到第二机械部第九局,接受了一项任务:与王方鼎一起建立中子物理和放射化学实验室。当时,苏联与中国签署了一项协议,协助中国发展核武器。但是,美好时光并不长。 1959年,苏联撕毁该协议,中国只能“自己动手,从头开始”,依靠自力更生发展原子弹。

在王宜昌,朱光亚,何泽辉,刘云斌,胡仁玉,王芳顶,赖祖武等老科学家的指导下,带领一群青年大学生日夜从事科研工作,时间更短,成本更低。高效率地建立了中子物理和放射化学实验室,完成了中子源的制备,脉冲中子的测量和临界质量的确定,在成功完成原子弹试验之前应在该领域开展的工作。

1963年,根据原子弹试验的实际需要,胡仁玉和许多科研人员搬到了青海的核试验基地。胡仁玉及其同事开发的核心部件已成功组装到中国的第一枚原子弹上,为第一枚原子弹的核爆试验提供了保证。在成功进行核弹爆炸试验后,胡仁玉和唐小伟等人参与了中国第一枚氢弹的研制。其中,胡仁玉在核爆炸附近核查和执行困难的技术解决方案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胡仁宇参加了10多次核试验,组织领导了其中6次,根据国家需要,与同事们保质保量按进度完成,满足了理论设计对近区物理测量的要求,为确保每次试验圆满成功作出了历史性贡献。他和专业组一起,在核技术研究实验中积极引用新技术、新设备,开展新的测试方法,不断完善测试技术,为我国核技术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不过,胡仁宇认为,核试验是一个复杂的大科学系统工程,各方面工作都是“强耦合”的,“就像木桶,有短板不行,哪怕有缝隙也不行”。这种大科学工程,“根本不可能一个人搞成什么事儿”,而是集体奋斗、协同攻关实现的,“我只是完成了我所在岗位的工作而已”。

回顾一生,胡仁宇感到很知足。他实现了曾经的愿望,把自己的前途与国家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能够参加国家这样的事业,这一生至少是没有白活。”他说。

《光明日报》 ( 2019年09月27日?04版)

http://top.ksynaq.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