浬浦资讯网

小说:我成全老公和他的初恋,离婚后却发现怀孕了……

眨眼两个月后,林洛石焦急地坐在医院的长廊上,双手紧扣,双眼紧贴,不时看着右边的门。

“罗尔,这是检验报告,结果显示肯定。”夏木芝身着白色,左手握着OMEGA-Hippo系列的最新限量版男式手表,鼻梁上有一副金色眼镜,看上去比那天更加气质。太多了。

林洛诗的目光从长廊中惊呆了,站起来,拿下夏慕手中的报告。他看着上面的结果。一些无知的目光转向夏木芝,微微张开嘴唇,嘶哑的声音。 “杨……阳性是什么意思? “我怀孕了?”

“积极是指怀孕,因此此报告表明您怀有成功的希望。”夏木芝伸出她的肩膀,洗完澡后露出罕见的笑容。

林洛诗听了之后,整个人都处于惊讶的状态,突然做出了反应。 “哇.我真的怀孕了,我要当妈妈了。这是真的吗?”夏季要握手,Shepherd大声喊着,紧紧握住报告,使她非常高兴。

夏木芝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眼睛盯着林洛士的脸,寻找着。表情很严肃。 “罗尔,您确定要牺牲自己吗?值得吗?如果您现在后悔,我可以帮您安排手术。我不想让你开玩笑。他不是值得为他牺牲。”

“不,我的兄弟,这不是我为他的牺牲。我只希望在我离开的日子里会有一个亲戚。我希望我死后会有一个与我有血缘关系的亲戚继续为我生活。在世界上,我不想后悔。”林洛诗突然走到长椅上坐下,他的眼睛有些空洞,但是有一束光。 “也许没有人知道爱一个人并不需要获得同样的回报。如果你不后悔,死后就不要后悔。”

夏木芝蹲在她面前,握着林洛诗的手,双眼凝视。 “在这种情况下,你能不能让我照顾你的母亲和孩子?无论将来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直到你离开,你能吗?”

林洛诗眼红,流着泪。此刻,他看着夏木芝,眼泪滴落,滴落在彼此的背上。

这一天,林洛诗买了些水果去医院,因为江尘这几天几乎离不开她,她别无选择,只能去医院。

“罗诗姐姐,你……你在这里吗?”苏乔躺在床上小声说,他的眼睛有一丝恐惧,非常虚弱。

江尘转过身回到门口,听到苏乔大喊大叫。他站起来,看上去很冷。她站在门口没有温暖的目光。

“林洛士,你真的有鬼脸,我在这里不欢迎你,只给我滚,我们不想见你。”

她知道他现在讨厌她,不想再见她一秒钟,但是如果今天不做这件事,她将永远没有时间再见到他。

“我今天不想和你争论。我在这里是为了给你礼物。你会喜欢的。”林洛诗从袋子里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离婚协议,并将其交给了他。

江尘看上去很冷,盯着她递给他的白皮书。上一行可见的“离婚协议”是五个字。他冷笑一笑,没有温暖的笑容。

他举起手伸了个懒腰,林罗诗手里的离婚协议飞起来并散落在地。

“你想离婚吗?你对江尘有什么看法?如果你结婚,结婚,想离开?”

苏乔坐在床上,看到离婚协议散布在地上。他的眼睛像火炬,嘴巴微微举起,弥漫的自鸣得意。

“陈大哥,我好疼,我们的孩子都走了,我不是很没用吗?”

江尘一听到苏乔的声音,就立刻缩回了冷漠的表情,回到床头,握了她的手。 “乔乔,我一定会报仇我们的孩子,而不会让敌人高兴。”

林洛诗那只虚弱的小鸡看着他面前的那对假夫妇,冷笑着。 “江尘,我真的为你的智商感到难过。我已经签署了离婚协议。以后没事可做。最好不要见面。我走了。”

“罗什姐姐,请稍等。”

Linlosh走出门,Sucho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迫使她停下来转身,因为她没有勇气看待她所爱的男人,拥抱其他女人,并在她面前爱她。

她不是圣人。她也伤心欲绝。但是,为什么,江江辰想这样伤害她。

“我感谢您与陈弟兄的离婚协议。感谢您完成我们的工作。当我们结婚时,您能成为我们的伴娘吗?”

苏乔的声音温柔宜人,可是为什么,那般悦耳的声音听了林洛士的耳朵,却像是杀人的刀片,刀中的刀,狠狠地刺穿了她的心,好痛苦,好痛苦。

林洛诗突然变得苍白,右手捂住了胸部,眉毛皱了,嘴唇和牙齿苍白。她想立即离开这里。她担心如果留在这里会痛苦不堪。

她没有回过字来遮住自己的胸部和左脚,在脚下蹒跚。

“哦,你醒了吗?”夏牧芝看到林洛诗的眼睛慢慢睁开,显得疲惫而担心。

“有什么不适吗?我在检查。”

林洛诗双手紧紧地坐在床边,夏牧去帮助她坐好。

“穆兄弟,我又给您带来了麻烦。对不起,但是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做了。” Linlosh没有抬起头,但是声音在was。

夏牧芝走上前,握着头,让她靠在胳膊上,轻轻拍打她的后背,然后放开,弯下身子,俯身,凝视着她的眼睛,慢慢张开,“傻瓜,你怎么能麻烦吗?希望您能永远打扰我。以后不要说对不起,您不为任何人感到抱歉,对吗?您明白吗?”

林洛贴着吸吮的鼻子,红红的眼睛,走进去,清楚地看到了散落在蝎子里的光芒,闪烁着,似乎能够照照镜子。

她伸出手,紧紧地抱着夏木芝的腰,脸紧贴心脏。

“嘿,我说的是谁?洛尔希姐姐,你这么快找到了下一个家?小巧真的为你感到高兴。”

突然,阴阳尖叫的声音打破了沉默。林洛诗释放了夏季的牧业,并朝病房外张望。我看到苏乔穿着生病的衣服,嘲笑地走进来。

“苏小姐,我不欢迎你在这里,请离开。”夏木芝担心林洛诗会受到刺激,看上去很冷,看着苏乔的命令。

林洛诗正忙着拉下夏木芝的衣角。他抬头看着他的侄子。他轻轻地向他摇了摇头。夏木芝不得不叹了口气,向后走了几步,但他的眼睛非常谨慎。苏乔

他调查了苏乔,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简单。万物没有任何瑕疵,滴水不漏水。

这样的人只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她没有问题,她纯粹像一张白纸,另一个是这个女人并不简单,很危险。

这样的女人,罗尔怎么能成为她的对手?

但是,现在他无法告诉罗,这些事情,他将用自己的能力帮助她并解决剩余的危险。

“牧师的母亲,我想和小巧一个人说几句话?”

“Luoer .”

“我很好,请放心。”

夏木芝的目光停留在苏乔身上,终于同意了。

夏木芝离开病房后,林洛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苏乔。

“小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已经把他交给了你。你为什么要陷害我?这让你失去了一个孩子。你有道理吗?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最好。姐姐,为什么你对我这样吗?”

“嘿?为什么?林洛诗,显然我是最爱的兄弟,你要嫁给他是什么?你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要回来打破这个,你不能一路让下去苏乔说,他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从沙发上站起来。

“既然我选择放手,最好让我彻底失踪。否则,林洛士会让你失去原本拥有的一切。你想试试吗?”

苏乔的话语使林洛士得以透彻地看到一个人的真实面孔。事实证明,一个人可能会达到如此严重的程度,因为即使尚未形成的孩子也不会放手,并将其用作典当。

“小乔,你变了。你不是一个无辜而直率的人。你现在没有为任何目的使用任何手段。即使你自己的单身人士也不会放手,只是为了对付我?”

目前的苏乔,才真正让林洛士战栗,那抹鲜血的仇恨,几乎要吃掉她。

“江辰知道吗,你还会爱你吗?我告诉你,不,他只会离你越来越远,因为他最讨厌背叛和欺负。”

“不,不,陈哥哥永远不会知道,只要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对吗?”

突然,苏乔变得疯了,他的眼睛渴死了,他的手想要握住林洛士的脖子,但是突然他的手停在空中,嘴角露出了一种奇怪的微笑。

林洛诗的心不好,脸也吓坏了。

“除非你死了,否则你不会告诉他,只有死者不会告诉秘密。”

苏乔说完这句话,突然站直,带着奇怪的笑容,小声地笑着离开了。

苏乔离开后,夏木芝陪了她一段时间,在晚餐时间,他出去请她在病房里等他。

夏木芝离开后不久,江尘全力冲进去,什么也没说。他抓住她的脖子,恶心地将她压在床上。

“林洛士,你怎么能这么恶毒,我今天要杀了你。”

林洛诗被江尘惊呆了,她窒息而死。这样的江尘,她第一次见到她,令她如此恐惧。

“江江,你……放开……放开我……”林洛诗降低了声音,感到喉咙不适。

在他面前的男人几乎失去了理智,只想让她死。

“乔乔只是来见你,但你受了这么多伤害。你一直在说,当她是最好的姐姐时,你呢?你对她做了什么?你是个盲人。”

林洛石听不懂他的话。她想讲话,但无法张开嘴。嗓子似乎被炸开了,胸部的疼痛被撕裂了,她的脸被砸碎了。

“嗨!”

夏牧的一个拳头猛地撞在江尘的嘴里,紧紧地拥抱着林洛诗,看着在床另一侧的江尘。

“罗尔,你还好吗?”

“咳嗽……”

夏木芝突然走出医院门,发现钱包没有被拿走,而是放在柜子里。碰巧他转过身来,否则罗尔死了。

“江强,你离婚了,请不要出现在罗的面前,以后我会和她在一起,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欺负她。”

因为他知道只有江尘才能轻易使她崩溃,也只有江尘才能轻易伤害她。

“是你吗?有资格这样说吗?”江尘s笑着抬起眉毛。

江尘突然把目光投向了夏慕芝,而目光投向了林洛诗。他突然抬起嘴唇。 “你想离婚然后和这个野人呆在一起。它在飞吗?林洛士,我告诉你,在做梦!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署,我会让你死,和我在一起,让我拷问你,除非我死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话,但婚姻仍然没有了。她整天都和其他男人混在一起。他的名声不容小.他一定不能和这个林洛士女人混在一起。

江尘的话就像一把利器,刺入她的内心和生活的痛苦。

“江江,别太过分。”

江尘趁机向前走,但在林洛诗面前被夏慕之阻拦,“江尘,我警告你,不要再伤害洛尔,也不要怪我。”

“你?我想对我无礼吗?”江尘突然笑了笑,嘴角弯成弧形。

从小到大,没有人敢和他说话,也没有人敢打他。

“江江,你想要什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请不要让外来者参与。你是否正在为那个孩子的死为我报仇?来找我。”林洛诗突然从陈河的侄子那里看到了所有的怒气,立刻发出声音。

“上帝兄弟,你先回去吧,我很好,他不会对待我的,放心。”林洛诗拉着夏木芝的角落,虽然声音很小,但仍然听着江尘不远处的耳朵。

“洛尔,他讨厌你这样,等不及你死了,你如何要求我放心?”

“求求你,走吧!”

看着林洛诗这么在乎的男人,江尘是个疯子,他斜眼看了夏牧,冷冷地吐了几句话。

“林洛士是我的妻子,我想与您的局外人,她的生与死无关,并且您在做什么?”

夏木芝不想让林洛士感到尴尬,他用忧虑的眼神从病房撤出。

夏牧芝离开后,只剩下其中两个。林洛诗有点害怕那个在他面前失控的人。他的额头被锁住了,他怀孕了。在他几乎瘫痪之前,他有些不自在。在床上萎缩,很痛。

江尘以为自己是在和其他男人相处,彼此之间仍然相处,但他仍然在乎一个男人,心里变得烦躁不安。

“为什么,情人走了,所以我很尴尬?只是气势?你去哪里了?”

林洛诗听了,不自觉地笑了笑,冷漠地看着他。 “江强,不管你信不信,我和我兄弟都是无辜的,但是你和苏乔,你敢说你是无辜的吗?”

“你!”

江尘真想不到她会问这样的事情,这一次阻止了他的所有愤怒。这次,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但是当她想到自己倚在别人的怀抱中时,她莫名的愤怒微微上升。